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另类的奇幻《山海经密码(桐宫之囚)》

2019-05-15 12:4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山海经密码》是2011年出版由阿菩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作者脑洞清奇,世界观庞大。故事背景是由史记的一句话繁衍开来: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于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阿菩将时间线前调,变成夏王朝和商王朝交替期间。商王朝的王孙,王位继承人有莘不破叛逆出逃。结识了一个个的朋友展示个性的故事。

伊尹

本书的地图参考了夏王朝的地图、山海经的记载、和史记的记载。整个故事的玄幻体系都是东方的体系。描述天下共主夏王朝和八大方伯下属的六百诸侯各方势力的斗争。描述了上古学术由轩辕氏集其大成,而后开始分流,衍生出四大宗派:太一宗,洞天派,心宗,血宗。四大宗派都有终极灭世的绝招,并且四大宗派都有诅咒。各派之间因为生死问题纠纷不断,又互有联系。阿菩用独有的世界观给了四大宗派独有的绝技。

涂山氏

太一宗掌握了时间的奥秘,追求时间永恒,目标是无生无死,无来无去的境界。宗主为夏王桀的叔父祝宗人。世代宗主皆为夏王朝的亲人。受到了血缘的诅咒。

洞天派掌握着空间的奥秘,追求着洞内洞,达到外界变幻我自不变的境界。宗主是藐姑射。受到了情孽纠缠,非死不解。

心宗掌握了心灵的奥秘,追求的是追求的是心灵永恒,肉身可抛,达到精神永存的境界。宗主独苏儿。受到诅咒为被心爱人所抛弃或被心爱人所杀。

血宗掌握着生命的奥秘,追求的是与世界齐寿的永恒生命。达到不老不死之身。宗主都雄魁。受到的诅咒是会被自己真正的传人所杀。

除了四大宗师还有四大勇者:有莘羖、子莫首、有穷饶乌、季丹洛明。

夏朝疆域

故事由商国储君太甲因为惧怕孤独,不想继承王位。因仰慕舅公有莘毂而化名有莘不破,逃出王宫闯荡游历开始。因为不知情“解救”了正在历练太一宗传人江离。而江离因为有莘不破的打扰练功失败。跟随有莘不破一起闯荡天下。正巧遇到了有穷的后人奕令符,几人合力破解了无忧城蛊雕的危机。有莘不破与心宗弟子雒灵偶遇相爱。在祝融城与少城主芈压相遇,“诱拐”了芈压跟自己流浪。游历到巴国和巴国国主之子桑谷隽。几个人统一了奕令符的商队一起破解了水族之危,化解涂山氏之险。更是击败了蛮族首领始均历等等的冒险故事。

读完之后始终萦绕着的就是命运是无法破解却又有机可乘的。有莘不破第一个也是最在乎的朋友江离。因为夏商之间的斗争,最终站在了对立面。小时候偷看了师傅的命运暗示,一心想逃离自己的命运。而男主江离除了有心宗和血祖的法术诱导他站在有莘不破的对立面,江离的追求也是永生无望。太一宗的追求是无牵无挂,却又心念苍生只能投入到人世间。雒灵深爱着有莘不破,但是心宗的追求是灵神合一。而心宗的宗主妺喜却是夏朝的王妃。最终因为妺喜的陷害被有莘不破杀害。川穹洞天派的传人,因为是上代血祖未死而造出来的躯体。被独苏儿和都雄魁移植了江离的性格与记忆。结果就是无情人为了多情苦。奕令符是有穷的传人。因为爱上了一个蛇妖。而蛇妖为了躲避天劫间接害死了奕令符的家人。奕令符想死却因为亲情爱情无法放下。桑谷隽因为妺喜的杀妹之仇最终走向了跟雒灵的对立。

蛊雕

整个故事既有年少轻狂的深厚情谊,最后却都摆脱不了命运轮回而分道扬镳。最终决战的昆仑之战已经是朋友间的最后决战。谁也避免不了。谁也逃脱不开。不过作者留下了血宗的传人马尾来作为结局,马尾是一个贫贱之人。因为自己的信念与种种机缘最后成了血宗的弟子,反杀了都雄魁成为血宗的宗主。在昆仑之战中全军覆没的各个宗派却因为马蹄的好奇,使得每个人都得到了希望。作者最后的留给读者的就是希望。

江离眼前的有莘不破,身后有重重叠叠的影子:有些认识,像是季丹雒明,像是有莘羖;有些不认识,或是一道血光,或是一层紫气。他就这么一步步向自己迈来,风阵挡不住他,云阵挡不住他,雷阵挡不住他,鳞阵也挡不住他!

“好厉害。”江离叹息着——那叹息却像是赞叹。对江离来说,这场仗的胜负根本就没什么意义了。他还要打,只因为作为太一宗的传人,作为大夏九鼎的守护者,他没有束手就死的理由!他要死,也得胜利之后再死。

“呼——”神龙喷出了龙息,那是来自太古、贯穿未来的神秘力量,一道紫气化解了龙息,然而有莘不破还是被逼退了。

可这个顽强的朋友,还是再次逼进。他手上的剑,是白虎的精金之芒?是季丹的破甲之劲?是伊挚的紫气氤氲?还是血剑宗的血剑光华?

鳞光被破了,雷光被破了,龙角之森也被破了,有莘不破再一次逼近!

“呼……”神龙第二次喷出龙息,凝聚着精金之芒的无明甲挡住了龙息,无明甲破碎,而有莘不破也再次被震开。

“江离啊……”青龙道:“你还不出手么?这样下去,我支持不了多久的!”

全书读起来节奏很慢又很伤感。刚开始阅读有些难以为继。但是打斗描写十分精彩。

江离轻轻念道:“羝羊触藩……”

妖怪们脚下的泥土突然裂开,长出刀枪一样的茎杆,眼泪渗到的地方,每一个微小的种子都在弹指间长成数十丈高的荆棘,每一丛荆棘都披散开数千毒刺,在城墙附近形成一道厚达十几丈的藩墙,在城门附近长成方圆百丈的丛林。

“璇机浑天诀!”靖歆喃喃道,嘴角微微颤抖,谁也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他已经慢慢猜出江离的师承了。扭曲时间运行轨道令妖树变态生长,这种神功,只有那个门派才有。

无数妖怪死在荆棘的根部、穿在荆棘的枝干、悬在血腥的风中。它们的血肉在刺毒的腐蚀下逐步腐烂,溶化,掉在荆棘根部的泥土里,成为新的肥料。一阵风吹过,这妖异的荆棘林开出万千多暗紫色的小花,花香慢慢飘开,代替了先前的血腥。石头垒起的大风堡,泥土堆砌的无忧城,围上了一个暗紫色花环。

我感觉我还有些没有特别理解当年作者的心态。那种俗世压头却没有绝对力量扭转乾坤的无奈与寄希望于自己的多年苦学来创造一片天地的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的心态。读来使人感同身受。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